一晃眼就是一个多月过去。?

麦哲伦处理完手头上的公务,又向多米诺询问了下罗迪这一个多月来的表现。

要说尽职尽责,推进城上上下下估计也只有希留最不合格。

他一直都怀疑被人称为恶魔海军上尉的罗迪有什么不好的企图,但是又没有证据。

多米诺同样有些匪夷所思:“罗迪中校一直都留在地上一层,大多数时候都是跟着希留看守长修行剑术。但是……”

听出多米诺语气中的迟疑,麦哲伦连忙追问道:“你察觉到了他有什么企图?”

多米诺摇头道:“我看不出他有什么企图,只是最近这几天他的脾气似乎越来越暴躁,在修行剑术的时候像是发疯了一样。”

就这?

麦哲伦摇头。

推进城不是度假乐园,这里的环境非常糟糕,平时见到的都是些罪大恶极的犯人,呆久了的确会把人逼疯。

“不过……”

多米诺好像又想起了什么,又补充道:“副署长汉尼拔在接收犯人的时候,他都在场,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。”

麦哲伦哑然失笑。

推进城的规矩很森严,其中接收犯人时的洗礼算是很特殊的一种。

对于那些性格乖戾的人来说,洗礼的确有不小的吸引力。

“算了,继续看好他,别让他做出让推进城蒙羞的事情。”战国元帅只是拜托麦哲伦留下罗迪一段时间,让外界的风声平息下来。

鱼的记忆力只有七秒。

互联网的记忆只有三天。

这个世界也大同小异,一个热点会很快被另一个热点掩盖下去。

“是,麦哲伦署长。”

……

码头上。

希留手持名刀雷雨架住了罗迪劈来的佩刀,皱眉道:“最近你的心乱了,这对修行剑术很不好。”

“别跟我提该死的剑术!”

罗迪烦躁的将佩刀甩出上百米远,立刻向希留表达歉意:“对不起,最近我很烦躁,实在是受够了这个该死的地方。”

希留摸出雪茄叼在嘴上,点头道:“你的性格的确不适合这里。”

罗迪哑然失笑:“那么你呢?我可不认为你是个能够守得住寂寞的男人。”

希留大笑道:“其实我也想离开这里,但是外面更不适合我。在这里至少我可以合法的杀人。”

“为什么你不去当海军?”

罗迪注视着希留的眼睛:“海军抓捕穷凶极恶的海贼,由于海贼反抗激烈,所以只能下狠手。G5支部就是这么做的。”

“海军更不适合我。”

希留咬着雪茄大笑,嘲笑道:“就像是你,因为杀了太多海贼导致名气大涨,最后不得不被发配到这里。”

砰!

茶杯与碟子猛然一跳。

罗迪一拍小圆桌,站起来狠狠瞪着希留:“发配?不,那是战国元帅在保护我!”

希留大笑道:“你这样的男人需要保护?当然不需要,你更适合当海贼,也只有海贼才会没有那么多规矩。”

“海……贼?”

罗迪木在了当场,口中喃喃自语,视线不自觉的转向了停泊在海面上的军舰,眼神渐渐变了。

希留见状,左手不经意间按上了雷雨的刀柄,咬着雪茄道:“喂喂,你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