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六章救活她

想到这里,落葵咧了咧嘴唇,残忍一笑。..

眼中明灭的光线一暗,抄起手中的匕首,就朝着对方近身贴去。

落葵不喜欢用刀剑,一把匕首挽出的刀花,让她觉得安心,又游刃有余。

铁大王没想到她竟然出动出击,匆忙之中避了开去,没同她正面交手。

落葵一招落空,连忙转身,脚下一扫,就朝着铁大王的下盘扫去。

铁大王又旋身避开。

落葵看出来他的意图了,他不想打了,可落葵已经打出了火气,今天若是不把对方的命拿下,自己就把命交代在这儿。

横竖苟活残生让她觉得压抑,倒不如痛痛快快的,恣意拼杀一场。

她,好久都没有这样拼杀过了。

落葵打红了眼,一招接着一招疯狂朝着铁大王扑杀。

铁大王有时候躲避不及,被落葵的刀花划破皮肉。

有时候不慎中她一脚,吐出一口鲜血。

不过铁大王惨,落葵则更是凄惨。

原本就伤得像是七零八落的布娃娃,这会儿红了眼的扑杀更是让她浑身上下的伤口都不断往外冒血。

就像是全身都扎满了窟窿眼似的,原本只是晕湿了衣衫的鲜血,在她经过的每一处地方,都滴落流淌下来。

铁大王皱眉看着满屋子的鲜血,完全不怀疑再耗一刻钟,这个人就能把她自己给耗死。

这是打架吗?

这纯粹就是在自杀。

那张和洛天戟八分相似的脸上,从最开始的冰冷逐渐变得好奇,直到现在,剩下的竟然是无奈。

看着快要把自己耗死的落葵,铁大王拼着被她戳一刀的机会,一个手刀,砍在她的脖子上。

落葵只觉得眼前一黑,眼中嗜血的疯狂顿时消失无踪。

残破的身子再也无力支撑,软绵绵的,就倒在了地上。

铁大王往后退了一步,也颓然坐到地上,腹中插着匕首的刀柄,鲜血快速湿透他的衣衫。

守在门外的山贼们,这才一涌而进,惶惶然看着屋子里的两个血人,不知道该如何下手。

铁大王伸手指着落葵,有气无力:“救活她!”

说完,自己也晕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落葵才费力的撑开了眼皮。

恍惚中,她觉得自己睡了好长好长一觉,长得像是要把一生的时间都过完。

动了动嘴皮想要说话,却发现因为太过缺水的关系,上下嘴唇已经粘连在一起。

喉咙里也发不出声音来。

气息很短,她才将将吸了一口就不够用。

费力的深吸一口气,却不小心呛到了肺管子,落葵忍不住一阵咳嗽。

可这撕心裂肺的咳嗽,竟然还如小猫叫一般,细声细气,差点连自己都听不见。

不过即便只是一丁点动静,也惊动了屋里的人。

只见原本背对着自己,不知道在桌上捣鼓什么的铁大王回过头来,看见落葵的第一眼,竟然扯出了一个笑。

“醒了?”

落葵有些恍惚,看着这张熟悉的脸,一时间竟然分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不是自己梦中的那个人。

干裂的心中突然注入甘泉,落葵只觉得自己如同一片轻飘飘的羽毛,在和讯暖阳的照耀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