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知道森田先生最近有没有察觉到您邻居近些天有什么异常,”

森田介有些烦躁地挠挠头头,他最近只顾着赶稿了,那有时间注意这种事情。..

突然他眼前一亮,想起了一些事情。

“等一下!我想起来了,之前有好几天他家里一到晚上就传来巨大的脚步声,还有小孩子的嬉闹。

我那时候赶稿,每天忙得都有些神经衰弱,于是就上门投诉了几句,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过。

也不知道这个算不算什么异常,那个我能参与这才调查吗,就像是侦探身边都会有一个助手,我觉得我也能帮你。”

邓宇笑而不语,站起身,走到窗户前,从这个角度打量起隔壁那栋双层别墅。

这里是高档的别墅区,隔音什么的自然不会差,可森田介却是能在自己家听见隔壁传来的脚步声和孩童嬉闹声,这是个什么概念?

他就是把脚掌跺碎,那边都不一定能听见丁点声响。

“那个…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?”

森田介也走了过来,看了看隔壁又把视线停留在邓宇身上,显然比起住在自己隔壁的异常,他更在意身边的这个少年。

“您可以叫我宇。”

想了下,邓宇如此回答到。

作为以后的异常事务所首席执行官,他需要有一个名号,直接说真名多少缺了点什么,一个字还能提升点格调。

反正他在这个世界孤身一人,又不怕人调查。

“那宇先生,您这次来是因为中山家有什么…异常的事情发生吗?”

森田介小声询问,脸色因为激动有些微微涨红,他感觉自己也能像自己笔下的那些人物一样,踏入到那个神秘瑰丽的世界。

邓宇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这位大叔。

这又不是什么好事,你激动个锤子,难道你们这邻里关系已经不合到要给对方扎小人的地步了吗?

“还不清楚,这需要跟那位额…中山先生交谈后才能做出判断。

打扰您了,感谢您的配合,以后如果有需要,可以打这个号码。”

邓宇从口袋拿出一张黑色卡片,上面只有一串电话号码。

这是他从打印店低价淘来的,已经没人喜欢这种老旧的风格了,于是老板把这一批低价卖给了邓宇,因为价格压得太低,除了一串电话号码外,都不愿多给他加个字。

森田介接过名片,看着邓宇逐渐离去,心里空落落的,感觉错过了一个亿。

“不行,森田介你不能这么颓废,机会是自己努力得来的,既然是事务所,肯定也需要人手,只要我能提供有用的线索,我就有机会加入到异常事务所中!加油!”

离去的邓宇并不知道森田介接下来要去干什么,如果他知道,肯定会称赞一句勇气可嘉,然后打晕他,让他快点滚蛋。

时间飞逝,很快就到了下午,邓宇再次来到这里,这一次他成功地在门口见到了那位中山鸣,中山先生。

“您好,我是异常事务所的,希望能打扰您一些时间。”

邓宇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人,跟热心群众描述的不同,此刻的他西装革履,腰板笔直,气势很足,完完全全就是一名职场精英,而不是什么摸鱼划水的老油条。

“异常事务所?”

中山鸣咀嚼着这几个字,有些不悦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了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