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3章 回故乡

    夏三,意气风发的离去了,致意要在百年内超脱此界,永远跟随在陛下身后,而,夏启却也是被这种气势有些感染到,身子向后倒在椅背上,仰头看着那高耸的屋顶,颇有些意兴阑珊。

    修炼这一途,枯燥二字也是逼退了不少天才,境界低微时,基本上每一日都会有崭新的变化,每一日都能感觉到自己变的更加强大了,这种收获感会让人每一天都是精气神十足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境界的提升,很有可能修炼百年千年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,这种枯燥便很容易消磨人的意志力,夏启如今便有这样的一种感觉,他以为自己稳固洪荒之后即使不能突破到超脱者,最起码也应该能够感受到哪一种境界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一丝一毫的感觉都没有,体内力量虽然强大,却是宛如一潭死水,没有丝毫的寸进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以他如今的境界来说,哪怕百年如一日也是正常的,而且,如逆水行舟,稍有松懈便会一日不如一日,准确来说,夏启现在是有些茫然,有些缺乏动力了。

    如今洪荒基本已经给与不了他进步的力量了,每日的积累可能千年万年才能突破到超脱者境界。

    揉着眉心,夏启呢喃自语:“看来,不得不回去一趟了。”其实,夏启隐隐已经有这么一种感觉了,洪荒是他所创造,他自然便已经凌驾于洪荒之上了,但是,偏偏他的境界还停留在至强者一层,这便证明,他其实是有些特殊的。

    他的灵魂不属于这一界,超脱,自然也无法在这一界实现。

    夏启其实是有些固执的不愿意承认,一直在拖延时间,想要证明自己是洪荒这一界的人,是禹帝的儿子,但是,此刻他却不得不承认,有些事躲避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不就是故乡嘛!回去一趟而已,有何惧意,近乡心怯而已。

    夏启眼睛缓缓亮起,在心底问道:“古树,那个世界的通道打通没有?”

    “已经打通,只是稳固还需一月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月之后,我便回去一看。”

    夏启在心底发出声音,斩钉截铁,却又好像一句誓言,并不是说给古树听的,而是说给自己听的,不论如何,他本人其实确实是不太愿意回去的,就好似一个崭新的人生,总有人不愿意回到过去那还邋遢的时候,那里代表着自己起源的同时,也是代表着自己一段有些不堪回首的记忆。

    算不上悔恨或者是羞愧,而只是,单纯的不太想去触碰,但是,现在不得已,那边只能回去了,或许,夏启本身也是愿意回去的,只是需要有一个说服自己的借口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是如何想的,说实话,夏启自己也有是摸不清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洪荒新纪元,夏帝元年一月十三日,夏帝颁布最新律令,名曰刑法,刑法之中囊括各式各样的律令法规,也同时在这一日,夏帝诏书传告天下,今日起,他将退居幕后,由长公主代行皇权,虽无帝名,却是实至名归的第一掌权者,而且,有夏启在背后,她的权利稳固无比。

    即使刨除一切,她自身的力量也是足以碾压九成九的存在,这女帝,必定是带着人民走向盛世的女帝。

    夏帝元年一月十五日,代皇登基,夏茗儿诏告天下,将与自己的六位妹妹共同执掌三界,二妹三妹执掌天庭,四妹五妹掌管地府,六妹七妹与她同掌人界。

    这一日也被之后的百姓称之为,女权最荣耀时刻,天下权利尽归女子手中,幸而夏帝威严震慑天下,无人敢对七女掌管三界有任何的异议。

    这一日也被后世公认为:七仙女为祸三界,当然,这是百姓口口相传的野史,而在正统史书中,将这一日算做是七皇盛世的开端。

    元年一月十八日,长生者消散在天地间,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那里,但凡是大罗金仙级别以上的高手,全部无影无踪,三界没有丝毫踪迹,只留下了一些传说传承,再无一点点踪迹现形人间。

    元年一月二十三日,夏帝现身,为天地洒落金光,点亮满天星辰,从此之后,每百年才会显露神迹,从那之后再无丝毫踪迹。

    元年一月二十四日,天气恰恰好,天色湛蓝,云朵好似撕开的棉絮。

    如今,夏启的宫殿已经完全属于夏茗儿所有,夏启也把一些宝物珍惜材料一类的留给了夏茗儿,只不过,这小丫头明显倔强的很,她在宫殿下另起了一座小一些的宫殿,绝不占父皇的宫殿,而且,那些宝物珍贵材料,她也言明只是替父皇打理,等父皇归来那日,便悉数归还。

    夏启也没有固执的要求什么,他留下字条便准备离开这出生生活走上巅峰之地,也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地方,回哪所谓的故乡去。

    风中,夏启站在不周山的山后,他昨夜已经和自己的妻女一一道别,言明,今日无须送他,他见不得那离别的模样,况且,他这次不过是回一趟故乡,长则十年,短则一俩月便有可能回来。

    独身一人站在风中,衣决飘舞,夏启穿着一身劲装,深黑色的衣衫贴着身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