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惊呼一声,因为江北辰这针扎的太邪乎了,一连扎了十多针。(

所有银针下去的时候,都带着丝丝亮光。

不多时,青年的胸口便如同刺猬一般。

不过,江北辰不止于此,五指张开,大手一挥,顿时那些银针竟然如同随风草一般,随着自己的手心一动,肉眼可见,江北辰的手掌仿佛有一团火焰,在不停地蒸腾的,丝丝热量,仿佛也经过银针,传导进入青年的体内。

众人忍不住惊呼,都是被这一幕震撼到了。

“难道是传说中的以气御针?”

“这外族小伙子不一般啊!”

“怕不是华佗神医转世吧?”

众人纷纷恭维起来,因为这场面实在太令人震撼了。

“哼!狗屁的华佗,花里胡哨的东西,这人不也没活过来嘛!”旁边传来一道酸溜溜的声音,自然便是冯龙涛。

江北辰的针法,果真让他意外了,刚才还质疑人家装神医,如今这般出神入化的手段,果真如同一个响亮的耳光

,甩在他的脸上。

而众人听了冯龙涛的话,也是脸色很不好看。

正如他所说,虽然江北辰的针法令人惊艳,甚至不可思议,但青年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反而脸色越发淤青了,如同小说里的青面兽,简直令人恐怖至极。

“你干什么,你到底会不会扎针!”一个小伙伴急了顿时要冲过来。却被其他人给抱住了。

毕竟嘎子哥是被这大哥给救上来的,此刻他们对江北辰多少有点信赖。

冯龙涛却是忍不住冷笑起来,“你们就让他们这么胡来?我跟你们讲,这小子就是个小白脸,上门女婿,你们以为他真会什么针法?简直是太……”

噗!

而就在这时候,嘎子哥脸色淤青到了极致,赫然变成了紫色,而整个人也猛地坐了起来,哇的吐了一大口出来。

顿时一只青色的大癞蛤蟆,猛地便喷到了冯龙涛的嘴里。

唔唔唔!

冯龙涛哪里还能说风凉话,顿时趴到地上,抠着嗓子哇哇的吐了起

来。

呕!

但是无论冯龙涛如何呕吐,那癞蛤蟆就是不出来,仿佛已经进到了他的肚子里。

而此刻,倒是那溺水青年,竟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。

“我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嘎子哥,你醒了,你终于醒了,你都要吓死我了!”未婚妻连忙便扑到了他的身上。

“嘎子哥,你能醒过来,真是太好了!”

“还要感谢这位外族来的大哥!”

小伙伴们连忙说道。

嘎子哥这才明白怎么回事,旋即连忙朝着江北辰跪拜下来,“感谢大哥救命之恩!”

江北辰连忙上前,将他扶了起来。

“没什么大事,你只不过是有些溺水罢了,再加上井底视线不好,被蛤蟆钻进了嘴里,这才导致窒息,好在抢救及时,回去修养修养就没啥事了!”

“不过以后切记,命是自己的,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!切不可鲁莽行事!”江北辰连忙叮嘱道。

嘎子哥一阵后怕,旋即连连点头,“知道了大哥,是

我见钱眼看,以后不会再这样了!”

嘎子哥一副讪讪的表情,旋即朝着冯龙涛看了过来,哼了一声,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