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弈书屋 > 武侠修真 > 大明:从1566开始 > 第171章 领头刁民的供述

第171章 领头刁民的供述

    朱墨想,这个何心隐既然那么大影响力,应该可以请他去江南一趟,那些百姓应该都听过他名声,说不定就服了他,加上海瑞一起刚,估计就能让殷正茂无法动弹?

    毕竟,眼下的形势太可怕了,内阁一旦扛不住,百官和书院、士子一起施压,将奏疏强行送进玉熙宫,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,嘉靖很可能就会妥协,以停止江南变法为条件,换取严家和天下缙绅的让步,从而平息了这场风波?

    所以,

    江南地面上只要扛住了,殷正茂、高拱就没法继续拱,也就等于消停了一半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

    朱墨郑重道:

    “老吕,麻烦你给老何去信,问他能不能下江南一趟?老百姓信他的话,到时候或许就有转机?我再去找徐阶,请他也出面,先把流言给压一下,算是暂缓一下,给咱们也喘息一口吧……”

    吕坤却犹豫道:“子玄,我看,我看徐阶恐怕不可靠啊……他是理学中人,师从聂豹,从根本上说,对子玄的变法是反对的……他这时候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,又怎么可能帮我们?”

    朱墨淡然笑道:“呵呵,他这个人最善于骑墙,这个关口上,他也有自己的盘算,那就是既停了吾的变法,又争取那些温和一些的缙绅之心,还照顾到了皇上的态度,最后还要不冒头、不扛旗,呵呵,这老贼坏着呢……这时候,他会去装的……能起多大作用先不说,总会有一点好处嘛……”

    吕坤想了想,道:“子玄兄,我也撰了一篇文章,托好友刊出来了,是反对阳明之学的……等事情稍有转机,吾与汝元、山农诸人,还要撰文支持子玄的变法。为国为民之事,光明正大,他们用这种恶毒伎俩,一定不得人心!”

    嗯嗯,

    朱墨真有点感动了。

    “好,咱们分头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几天没来内阁,

    朱墨见了徐阶,悄然发现情况确实不同了。精于苟道的老徐阶,此时虽然也客气,却少了原来那种热情。

    两人随意客套两句,朱墨就开门见山了,道:

    “徐阁老啊,当日蒙你举荐,朱墨十分感念……如今,吾为千夫所指,死无日矣,但是呢,吾有一言,还请徐阁老斟酌,嗯……阳明之学立为官学,那是万万不妥,理学乃天下根本,不可废啊……徐阁老乃是天下重臣,我朱墨无名小卒,死就死了,可这乱七八糟的局面,流言扯得也太离谱了,总得平息才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,是提醒他:我朱墨可是你举荐的,你休想作壁上观,到时候我就拉着你们理学殉葬……

    徐阶这时已经不苟言笑了,故作淡定道:

    “朱学士啊,你也放心,为朝廷做事,就算是做错了,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嘛……也说不上生啊死啊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心想:你这个年轻人倒真有两下子,这时候还想得起来找老夫?不过啊,还是太年轻了,我虽然举荐了你,可那是裕王的意思……你这闯祸精跟我还绑不到一块儿,想拖我下水,呵呵了……

    朱墨也想:你嘴上说的轻松,可那时候朝议,你特么屁都没放一个,就让我一个人在前面冲,你们自然可以说跟你无关……但是你徐阶想跟我划清界限,也没那么容易……

    于是笑道:

    “呵呵,多谢徐阁老……但是,无论如何,我还是感激徐阁老和裕王爷……车裂也好、凌迟也罢,总算是风光了一回不是?这份恩情还是要报的……请徐阁老受我一拜!”

    说着,

    朱墨就深深一拜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:你徐阶想赖给裕王?也不想想,人家可是皇储,你推得掉嘛?这个锅你是背定得了……

    这时,许多舍人、臣僚都看来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自觉地大名鼎鼎的朱墨给徐阶下拜,总是有很大的恩了?

    徐阶啊了一声,有点气急败坏,但立刻就扶起朱墨,尬笑道:

    “朱大学士,谈不到车裂、凌迟……呃,靖流言也是内阁的责任嘛……老夫也想想办法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忽然看了看隔间那些张望的人,大声干咳几下,那些人立马扭头,装作什么也没看见。

    他又拉着朱墨走到门外,看看四处没人,从袖中掏出一份加密的邸报,低声道:“朱学士,不是老夫袖手旁观,殷正茂审出了这个,任谁也是没有办法啊……”

    朱墨刚看了几个字,就已经全身冰冷——

    “案犯张贵供状:

    问:你为何煽动乡民闹事?

    答:我原本也是董家的契奴,因不满东家老二欺压佃户杨某,担心自己也早晚遭殃,遂跟着去董家理论。

    问:你是否说过“效法太祖、废除主奴”的话?

    答:我从同乡商人宋某处听说,杭州一带传言朱墨钦差主持变法,对佃户、契奴一视同仁,又听说这是太祖之法。宋某在杭州行商,在街上听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