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弈书屋 > 恐怖灵异 > 继承无限游戏安全屋 > 358 安全屋 天选之人

358 安全屋 天选之人

    与甘靡分开, 许知言离开十六号走廊,刚走没几步,他就得到了窦红杉的消息。

    七拐八拐越过嘈杂人群,他来到了暗巷的聚集点, 女人早已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整个暗巷在壳的地盘不算太大, 许知言进门就看到了凌乱地面, 地板上满是碎玻璃, 也不知道打翻了多少杯子。

    “召唤师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窦红杉脸色发白, 声音没了往日的冷静。

    见许知言转头四处寻找小丑的踪影,她稍稍冷静了一点解答道:“小丑去现世寻找召唤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世?”

    许知言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事情和他预计的有些出入。

    虽然窦红杉没有对他详细解释召唤师的事情, 但对方和主系统合作,又舍得把手下人推出去当靶子, 甚至为了道具传承不顾小丑死活,以上三样行为, 早让许知言在心里给召唤师下了定义。

    但看到窦红杉和小丑的表现……他又有些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的帮助?”

    许知言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从窦红杉紧张的表情不难看出, 她对召唤师的失踪很是紧张,加之先前对话时间门不足, 许知言并没能得到太多召唤师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但找我帮忙需要付出一点代价,比如更多信息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从凌乱房间门的角落里随手拖过两张凳子, 示意窦红杉不要着急慢慢说。

    大概是看出许知言不得到消息不会出手,窦红杉犹豫了很久, 僵硬着身子坐下道明真相。

    “尽管召唤师想要小丑的命, 但小丑才是最不会背叛召唤师的人。”她低声讲起了暗巷的过去, 声音里充满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诉说,许知言先前存疑的地方也得到了解释。

    “冉雀不是召唤师本人。”

    “它是召唤兽,原身是一只山雀。”

    如果许知言再询问甘靡更多关于上一轮游戏的信息, 或许能够提前得到召唤师的身份信息。

    “召唤师大人……我已经忘记他的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窦红杉说的很慢,嘶哑的声音中充满不确定,但随即,她的声音又坚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上一轮游戏我死的很早,侥幸因为特性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独特植物特性与超高天赋,让她解锁了逆天技能,死亡后变成了一粒种子,被厚厚的腐烂树叶掩埋,不见天日,静静等待发芽复生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冉雀找到我,我可能还被塞在不知道哪个副本的角落。”

    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温暖事情,窦红杉的目光柔和了许多,一如她先前看向冉雀时。

    “关于上一轮游戏召唤师只是给我粗略讲过前面内容,人类并没有得到胜利……当然,拟态者也没有,上一轮游戏没有赢家,理想国在胜利前夕遭到内乱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没有亲身经历,所以说到后面她的语气不太确定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消息对于窦红杉来讲,只是一些小插曲,当她想继续讲关于召唤师的事情时,许知言抬手打断了对话,追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上一轮游戏,有人进入过安全屋吗?”

    窦红杉不明所以,摇头否定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上一轮游戏中没有安全屋的存在,安全屋是这轮游戏才出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许知言猛地站了起来,心脏突突直跳。

    “理想国内乱的罪魁祸首是谁?”

    该死,这么重要的信息怎么之前没有人透露给他!

    他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下意识握起拳头,大脑飞速思考着,按照得到的时间门线来看,他现在正在经历的,应该是第三轮无限游戏。

    第一轮游戏在废墟世界。

    只有鬼神与拟态者,强者单方面的屠戮非人生物。

    第二轮游戏有了人类参与。

    人类方损失惨重,但拟态者也没能获得胜利。

    现在是第三轮。

    被困在许宅的鬼神切片、拟态者与主系统上轮游戏的关系、他失去的记忆、理想国胜利前的内乱、这一轮游戏才出现的安全屋……

    每当他认为鬼神是立于主系统与副本之外的存在,但最终所有的箭头又都指向了祂。

    许知言几乎是迫不及待想要知道,上一轮游戏令理想国在胜利前分崩离析的人是谁,是鬼神的心脏?是失去记忆的他自己?抑或是某个与甘靡一样进化出感情的拟态者?

    可能性太多,他需要确切答案。

    然而窦红杉所知道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言笑晏晏的许老板忽然严肃起来,她只能老老实实给出答案:“我也不清楚……咳,就连召唤师应该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她死的太早了,据说上一轮游戏进行到中后期的时候,由于大批人类选择成为拟态者,最后剩下的人类并不多。